新闻

中联重科年报季报连续变脸 验证销售涉嫌造假

如果您对我们的产品、服务感兴趣,或者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您可以点击在线咨询与我们交谈或拨打我们的客服电话:155-1575-5775 在线咨询

发布时间:2021-06-13 10:07

  在持续一个月的调查中,新快报记者一直对举报材料里数据和信息的真实程度怀揣一个问号,这也被列为调查的重点。

  事实上,记者通过实地抽查发现,举报材料里的数据和信息的真实性从多个客户处得到了还原和印证。实地查看的情形与举报材料中所标注的主机编号、设备型号等销售数据完全匹配。以湖南华兴和衡阳玉丰为例,记者在湖南华兴的搅拌站看到的设备及各种参数、编号与订单完全匹配,衡阳玉丰的情形同样如此,位于湖北武汉的兴铭嘉实业有限公司的情况也和举报材料中说的一样。有如此多的细节数据都和实际对得上号,至少说明该举报材料不是凭空伪造。

  举报材料显示,湖南地区无退货订单的客户屈指可数,仅湖南华兴混凝土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华兴”)、衡阳玉丰建材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衡阳玉丰”)及数名自然人。

  其中,湖南华兴去年9月18日向中联重科购买一座搅拌站,主机编号“014300E0120175”、型号“2*HZS180”,销售金额370万元,属分期合同,付款方式为“首付74.8万元,余款295.2万元在搅拌站安装调试完毕后的次月开始按12.3万元/月还款,连续还款24个月直到还清全部余款为止”;11月29日购买两台车载泵,主机编号分别为“017021A3120021”、

  “017021A3120020”,皆为东风底盘,销售金额各为70万元,首付款28.16万元(含定金)。

  新快报记者来到湖南华兴,以购买混凝土名义从现场员工了解到,湖南华兴是在去年下半年方设立的一家新混凝土公司,搅拌站包括两条生产线月左右向中联重科购买的。记者发现,耸立着的搅拌站上显眼地标着“中联重科”的LO-GO。新快报记者攀上搅拌站并找到了设备铭牌,看到该设备的型号、主机编号与举报材料上所标注的数据完全相符。据湖南华兴员工透露,该公司只有一台泵车,但是向另外一家工程机械公司所购,而去年也确实向中联重科购买了两台车载泵,不过当天两台车载泵外出干活,记者无法确认主机编号。尽管如此,由于车载泵的价值远低于搅拌站,实际上湖南华兴的实际情况与举报材料中所称的相吻合。

  举报材料中的一份名为“B类寄存逾期明细表”的文件显示,中联重科去年一季度向衡阳玉丰销售三台混凝土机械设备,其中一台泵车的主机编号为“7”;两台车载泵的主机编号分别为“0”、

  “3”。该文件中并未描述3台设备的具体参数和销售价格,只在“台账发货时间”一栏标注为去年3月30日,而提货时间上标注为“4月已发”。而新快报记者据举报材料中的其他文件看,该台泵车的主机编号所对应的型号应为“ZLJ5335THB”,臂架47米,中联重科的去年销售价格在290万元左右。

  新快报记者来到衡阳玉丰,现场员工透露该公司仅有的一台泵车确实是去年向中联重科所购,恰巧这台车牌为“湘D26761”的泵车当日就停在衡阳玉丰院内。记者将该泵车铭牌上的泥土擦掉后找到了其主机编号,发现与举报材料所标示的数据完全吻合。不仅如此,新快报记者尚在现场找到了主机编号为“0”的车载泵,车牌为“湘D26762”,底盘为东风天锦,与举报材料所称的相符。由于现场员工反映另一台车载泵当天外出干活,记者无法确认主机编号。

  在无退货纪录、被列为B类销售的衡阳玉丰上,记者再度验证了举报材料的真实性。

  位于武汉黄陂区滠口街的什湖村的武汉兴铭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兴铭嘉”),亦与举报材料中的真实销售情况相符。

  根据举报材料中一份名为“湖北1-6月”的文件显示,去年年中,中联重科与武汉兴铭嘉先后签订3份泵车销售合同,具体为:5月17日,签订“ZLJ5417THB52X-6RZ”型号泵车1台,主机编号“3”,发货时间为5月19日;6月27日,又签订两台“ZLJ5417THB52X-6RZ”型号泵车及一台“ZLJ5337THB47X-5RZ”型号泵车,主机编号分别为“2”、

  蹊跷的是,在该文件一名为“湖北C货”的子表透露,中联重科与武汉兴铭嘉于去年6月27日“销售”3台泵车,在“是否销售”一栏,显示为“否”。

  一份为“湖北截至9月C货(为准)11”的文件显示了上述3台泵车的去向:全部被退货。退货订单号为410048900、410048901、410048902。

  记者以客户名义与负责此订单的中联重科销售员陈汝超取得联系,得到的信息是,去年他们向武汉兴铭嘉销售了三四台泵车。

  按陈汝超说法,则去年5月17日及6月27日合计4台泵车的订单为真实销售。但若按举报材料一系列文件看,仅去年5月17日的1台泵车销售订单为线台只不过又是“先买后退”的游戏。

  新快报记者进入什湖村暗访,真实的武汉兴铭嘉呈现为一个拥有两条生产线的混凝土搅拌站,站内停放着大大小小数十台设备。

  记者见到武汉兴铭嘉一位员工,他透露,公司目前拥有20多台设备,分别为搅拌车18台,其中12台为陕汽底盘的中联重科产品,另外6台来自徐工集团;至于泵车,总共只有两台,“一台是中联重科的,一台来自徐工集团”。

  记者此后所见印证了这位员工的说法。当天该公司仅有的两台泵车正好全部停放在现场,其中徐工集团的型号为“XZJ5413THB”,车牌为“鄂AP9580”;中联重科的泵车车牌为“鄂AP9011”,最为关键的是,中联重科的泵车铭牌显示,该泵车生产日期为2012年4月,主机编号正是“3”,与举报材料中所示去年5月17日签下的、唯一没有退货的泵车编号完全吻合!

  纵观举报材料,中联重科在华中地区的一线销售存在着明显的阶段性波峰特征,即去年前三季度集中涌现销售订单,而第四季度的11月集中退货。

  以湖南市场为例,“8月销售台账”文件中,中联重科在该地区总交易共计70笔,其中退货订单仅16笔,退货率22.86%;而“11月台账”中,该地区总计85笔交易中的退货订单达47笔,退货率骤然上升至55.29%,较8月增长1.42倍!新快报记者注意到,这一销售的节奏,与今年初相关媒体所曝光的华东地区所涉销售造假的情况基本相同。

  事实上,此前早有市场观点认为,中联重科去年不遗余力地在销售等方面“造假”,是公司管理层为了在2012年交上一份靓丽的成绩单——因为2012年9月28日,正是中联重科20周年庆。而去年一季报、中期报表及稍后的三季报显示,中联重科的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分别为3.22%、21.47%及16.75%,为工程机械行业中屈指可数的“白马企业”。

  但是,伴随20周年庆的结束,去年年报显示,中联重科的净利润骤变为同比减少9.12%。其中若只看第四季度单季,中联重科净利润仅为3.7亿元,同比、环比分别锐减82%、72%,甚至创了2009年第一季度后的新低。

  从前三季度逆市增长的势头,到第四季度创出新低的惨淡,中联重科去年的业绩表现,巧合地与举报材料所揭示的一线销售“造假”的情况颇为呼应。

  不过,一轮“揠苗助长”、“左腾右挪”后,中联重科也势必对去年的销售“造假”付出代价。

  首先,由于相关设备的主机编号具有唯一性,中联重科与各神秘大户间的复杂换手后,始终要投向真实的客户,加之机械设备销售的周期问题(如上文所述,出厂超过一年的混凝土机械通常被视为库存产品而遭压价),中联重科对涉及虚假销售的设备处理,显然并不容易解决。“这么多(的设备)他们这么对账啊,我估计中联的人自己都很头痛。”前文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如是说。

  2011年末,中联重科的应收款项仅为127.97亿元,而至去年末,该账目已攀升至206.21亿元,同比增61.14%,占总资产之比也上升了30%。

  今年一季度末,中联重科应收款项继续高企219.93亿元,与占总资产之比(25.44%)双双创下其上市以来的新高。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报表统计显示,2012年四个单季度及今年一季度的应收款项同比增长分别为28.60%、63.19%、66.70%、61.14%及46.18%,同期中联重科的主营收入同比增长分别为8.14%、20.59%、17.77%、3.77%及-48.64%,应收款项的扩张远超出主营收入。

  此外,存货方面,中联重科今年一季度达137.37亿元、同比增29.11%,也创出了上市以来的新高。这些资产结构的变化,或意味着销售的急功近利令中联重科至今仍在为此“埋单”。

  另一方面,记者从税务方面的专业人士获悉,产品退货时需要销售方向国税开具红字发票以冲账。因此,如果一再出现大量退货、频频开具红字发票,则可能因涉嫌虚假销售、偷税漏税而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这一风险,事实上已有坊间传闻。

  历时一个多月的调查后,记者深有感触: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在江湖混,终究要还的。


           

最新新闻

相关产品

郑州昌得利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豫ICP备19009800号-2

首页       致电询价       技术咨询 联系

在线咨询

获取报价

销售热线